新闻动态NEWSOne Of the China Set Up The First ProfessionalForeign Trade Company

返回首页
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>新闻动态>文章详情

帆布袋,你用它的方式可能很不环保

帆布袋,你用它的方式可能很不环保

这里有个可能你从未思考过的
尴尬问题
你真的会用帆布袋吗?

近年来我们一直被灌输着这样一个观点:可重复使用的购物袋是利于环保的好东西,一次性塑料袋则相反。许多城市都开始限制塑料袋的使用,不少商家已经停止提供塑料袋,或者给塑料袋标上价格。一些国家开始推广可循环使用购物袋——或者你更愿意叫它们“帆布袋”。

商店里常见的帆布”环保袋“ |

但实际上,所谓的环保袋对环境的危害可能比塑料袋更大。

环保袋可能根本就不环保

2008年,英国环境局(UKEA)发布了一项研究:纸袋、塑料袋、帆布袋以及可回收聚丙烯(无纺布)托特包,到底哪种材质的袋子最不环保?结果令人惊讶——

在日常生活中,要使污染和碳排放量最小化的办法是:使用塑料袋,并至少重复使用一次,比如用作垃圾袋或其他次要用途。就单次使用来说,由高密度聚乙烯(HDPE,即食品店使用的塑料袋材质)制成的传统塑料袋对环境影响最小。而棉布购物袋对环境的影响是最大的,因为这种材质在制造和运输过程中需要更多资源。

这样的研究结果与我们的直觉完全相反。

HDPE塑料袋具有异物感和人造感。它们挂在树梢上,卡在动物的食管中,烂在垃圾填埋场里,堆积在城市的角落,降解成微小颗粒漂浮在大洋环流中——直至几百年后的未来。

虽然HDPE塑料袋不易降解,但是制造和运输所需的资源非常少。塑料袋的碳排放量、废弃物产生量和副产物量都低于棉布袋或纸袋。塑料袋不仅可以循环使用,还价格低廉,也许这就是塑料袋在我们的生活中无处不在的原因。

英国环境局的这个研究计算出,每只HDPE塑料袋的碳消耗略低于2千克。要达到相同的水平,纸袋需要被使用7次,可回收聚丙烯做的托特包需要26次,而棉布包需要327次。还有这个研究没有涉及的有皮革金属装饰的设计师款托特包,大概是个天文数字。

一场自相矛盾的闹剧?

当各种材质的“帆布袋http://www.zsenrong.com/”越来越普遍,人们已经不在意它们是否真的环保。许多店铺在收银处提供廉价的,甚至免费的环保袋,上面带有商店logo,外观被设计得更具时尚感。

五花八门的“环保”购物袋 | 

非盈利组织和商家将帆布袋用作促销或推广赠品,这是自相矛盾的:出于环保意愿的善举其实是对资源的明显消耗。

这些环保袋和塑料袋一样,也会泛滥成灾,有些甚至没怎么被用过就被随意丢弃在路边、垃圾箱里,到处都是。设计师迪米崔·西格尔(Dmitri Siegel)曾在自己家中发现了23只来自各种组织、商店和品牌的环保袋。如今这些袋子无处不在,导致消费者将它们当成一次性用品,违背了设计者的初衷。

这场“环保袋热潮”本是为了避免迫在眉睫的自然灾害,但似乎反而帮了倒忙,演变成一场低级且毫无重点的狂热。

大众对于环保的误解有很多

纵观流行大众的环保主义,类似帆布袋的问题比比皆是:

肉食者谴责杏林果园的用水太多;好心清理的垃圾从垃圾桶中溢出、腐烂。有研究发现,从肯尼亚空运玫瑰到英国产生的碳排量要比从荷兰船运低,从法国进口葡萄酒到密西西比东比从加州引进更加环保。

可生物降解塑料制成的一次性容器和器皿数量激增,满足了我们对一次性用品需求的同时还做到了环保,却还是受到了指责。我们总是倡导轿车和卡车应节约燃料和减少排放,但却对诸如油罐车、集装箱船和军用越野车一类交通工具视而不见——它们的碳排放量是轿车的上千万倍。

时尚产业或成最大赢家

西格尔认为设计师们是环保袋过度饱和的罪魁祸首。他注意到,这种以托特包为基础的包型宽大平整,易于印刷,正是装饰设计和广告植入的绝佳对象。画廊、书店、精品眼镜店、食品店和纹身店都会为消费者提供环保袋,这些袋子还一度成为爆款。

设计师安雅·希德玛芝的作品“我不是一个塑料袋” |

西格尔描述了时尚设计师安雅·希德玛芝(Anya Hindmarch)设计的购物袋—— “我不是一个塑料袋”,在2007年的发售经过:

这只包一开始只在伦敦的希德玛芝精品店、柯莱特时尚店和丹佛街集市里限量售卖,但当它在塞恩斯伯里超市开架销售后,8万人为了买到这只包而排起了队。这个包被引入台湾的店铺后,需求量大到不得不动用防暴警察来控制蜂拥而上的人群,还有30人因此进了医院。

环保袋没我们想的那么实用

不论是精心制作的设计师作品,还是因日常使用而损坏的促销产品,几乎没有哪个帆布袋能物尽其用。它们的使用次数之低,完全无法弥补制作所消耗的资源。广告词上写着“经久耐用”,但是破出孔洞、背带断裂、接缝开线以及灰尘和污迹都在所难免。

许多时尚品牌的手袋售价高达几百美元,其中也包括了环保袋,这加剧了经济的不平等。《华尔街日报》的作家艾伦·加默曼(Ellen Gamerman)在探讨手提包转变成展示符号的问题时,也引用了希德玛芝的例子:

用来装食物,这个包可能真的不够大 |

“35岁的莎拉·德贝伦(Sarah De Belen)来自纽约州霍博肯市,是两个孩子的母亲,她说自己每周要在食品店用掉30到40只塑料袋。去年年底,她在超市看到一位女士背着伦敦设计师安雅·希德玛芝的大热帆布包后,便立即花45美元网购了一只。”

“但德贝伦女士马上意识到,她需要12只帆布包才够装下她平日的一次采购量。‘它只能装下一颗生菜,’她说。除此之外,她补充道,这只包太好,不适合用来装纸尿布或湿淋淋的鸡胸肉。

所谓的“环保”只是中产阶级的想象?

每种产品的制造和消费都与某些理念分不开。购物网站或者广告里的人们拎着环保袋的画面,就是我们心中理念的具象化——

用这些袋子装着新鲜水果和蔬菜,行走在阳光灿烂的集市,三三两两,关系亲密;打扮休闲随意又温暖,手上没有电子设备;背着帆布袋去海滩,去公园,去艺术节和音乐会,穿行于国际化的的城市社区与田园乡村之中。

这些人看起来既愉快又富有创造性,他们是中产阶级,他们居住在帆布袋所构建的理想世界中:健康,有环保意识,对生态有责任心,适度的种族多样性,无忧无虑又具有生产力,富裕、宽容、爱冒险、乐观。

简而言之,他们是有道德的。

但是有关环保袋最有道德或者最不道德的一点是,人们实际上并不怎么使用它们。市场调研公司埃德尔曼·伯兰在2014年进行的一项网上调查发现,只有20%的调查对象表示自己更喜欢用塑料袋;几乎一半的受访者都说自己通常还是首选塑料袋,尽管他们有环保袋,也明知其益处。环保袋的实际使用率可能非常低——只有10%。

乐观点来看,只要帆布袋没有被主人们扔掉,它们的负面影响还是会保持在最低点——它们仍有可能被用上个327次。从生态学的观点看,环保袋的最佳使用方法有点极端:要么你一直使用,要么完全不用。

因此,我们需要正确看待
帆布袋的使用价值
理性消费
科学使用
节能减排,杜绝浪费